首頁(yè)>檢索頁(yè)>當前

人工智能能否帶來(lái)“超級閱讀”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-06-14 作者:楊鳳 來(lái)源:中國教育報

盡管距離強人工智能還很遙遠,但由OpenAI開(kāi)發(fā)的ChatGPT開(kāi)始,到不久前全球370余名專(zhuān)家聯(lián)名發(fā)布《AI風(fēng)險聲明》,再到即將在孔子誕生地舉辦的世界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會(huì )數字文明尼山對話(huà)將“人工智能時(shí)代”作為對話(huà)主題,人工智能技術(shù)正持續引起強烈關(guān)注。而在剛剛舉辦的2023中關(guān)村論壇“人工智能驅動(dòng)的科學(xué)研究論壇”上,基于大語(yǔ)言模型+向量數據庫的文獻知識庫——Science Navigator正式發(fā)布,展示了一種讓文獻檢索進(jìn)入AI模式的新技術(shù)工具。作為數智化建設各類(lèi)應用場(chǎng)景探索中最為前沿的領(lǐng)域,人工智能在推動(dòng)高質(zhì)量閱讀方面能發(fā)揮怎樣的作用,是既令人期待又值得深入思考的課題。

“超級閱讀”是一種怎樣的閱讀體驗?

眾所周知,面對信息化社會(huì )的“知識爆炸”,面對擴增迅猛、體量龐大的知識信息海洋,傳統閱讀方式在攝取知識、梳理信息、消化內容方面,已經(jīng)不是“時(shí)不我待”能夠形容,而常常是一種“望洋興嘆”。在閱讀體量上,個(gè)體閱讀速度面對現代化社會(huì )的整體知識生長(cháng)速度,確乎是難以企及和無(wú)法匹配的;在閱讀選擇上,大量信息不對等,特別是新增知識領(lǐng)域不斷擴容而造成的閱讀選擇遺漏,往往連個(gè)體自身都茫然無(wú)知;在閱讀成效和知識運用上,對于大多數普通人而言,閱讀后大腦知識信息留存的模糊化、印象化、簡(jiǎn)略化是常態(tài),融會(huì )貫通和再運用主要依靠個(gè)體記憶力、理解力和人工筆記作為輔助,即便能夠對某些細節重新進(jìn)行查閱對照,而且是在借助數據庫和數字檢索的條件下,但時(shí)間、精力、腦力、信息素養等諸多方面仍然存在個(gè)體能力的現實(shí)局限。

以上問(wèn)題的種種典型表現,尤其集中于科研人員的文獻查閱和檢索工作。統計表明,這項基礎性工作,占據了科研人員一半以上的科研時(shí)間。而前文提及的AI模式文獻檢索工具,則可以通過(guò)對話(huà)交互方式進(jìn)行文獻檢索、閱讀、分析和管理,顯示了極大提升工作效率的可能。今天,大數據、大算力呈現效果更加擬人化、直觀(guān)化,數智化服務(wù)能力、服務(wù)范圍更為大眾化、日?;?,而由此顯示出的人工智能賦能數字閱讀的應用潛力,令人浮想聯(lián)翩。技術(shù)是人類(lèi)能力的延伸,但這種延伸并不是簡(jiǎn)單的、機械的替代,而是指數級放大的替換。特別是人工智能的應用,不僅能夠承擔某些原由人力承擔的工作內容,更在于其可能完成之前由人力承擔所無(wú)法達成、遠超想象的工作需求。在服務(wù)文獻檢索乃至數字閱讀方面,人工智能的未來(lái)應用極大可能助力人類(lèi)走向“超級閱讀”。

“超級閱讀”是基于人工智能應用現狀作樂(lè )觀(guān)展望的一種未來(lái)閱讀模式。個(gè)體傳統閱讀方式無(wú)法突破的限制,將在“超級閱讀”中輕松實(shí)現。比如,作為具備自然語(yǔ)言溝通和理解能力的交互對象,人工智能在日益精準理解讀者需求基礎上,可以幫助讀者將直觀(guān)和模糊的需求進(jìn)一步清晰化、完備化;可以按照個(gè)體意愿,解決生理閱讀無(wú)法實(shí)現的海量資源下個(gè)性化文獻整合和文獻綜述,在充分節約閱讀成本的同時(shí),極大拓展知識發(fā)現和獲取范圍;可以在個(gè)體閱讀后的印證參照、知識消化過(guò)程中,即時(shí)提供多種要求甚至模糊需求下的知識結構化生成服務(wù),甚至在與人工智能的互動(dòng)中進(jìn)行更具啟發(fā)性的交流。在人工智能輔助下,這種超越傳統閱讀方式的“超級閱讀”并非無(wú)稽之談,個(gè)體閱讀的體驗、效率、效果,理論上完全可以提升到一個(gè)前所未有的程度。

降低閱讀個(gè)體間新型“數字?zhù)櫆稀卑l(fā)生概率

“超級閱讀”的設想距離成為現實(shí)還有多遠,我們尚不好判斷。盡管服務(wù)數字閱讀應用僅僅是人工智能中一個(gè)很細小的垂類(lèi)應用,但其關(guān)聯(lián)的人工智能技術(shù)仍然是全方位的。人工智能是一個(gè)極端復雜的概念,涉及的領(lǐng)域十分廣泛,比如計算機視覺(jué)、自然語(yǔ)言理解與交流、深度學(xué)習、機器人倫理等,每一個(gè)領(lǐng)域都面對著(zhù)各種問(wèn)題、瓶頸和爭議。但盡管如此,基于近些年來(lái)持續開(kāi)展的大規模數字圖書(shū)館、智聯(lián)圖書(shū)館、數字出版、圖書(shū)資源數據庫等基礎建設所積累的成果,人工智能輔助數字閱讀的應用,仍然是若干具有高度突破可能性的垂類(lèi)應用領(lǐng)域之一。

不久前發(fā)布的《數字中國建設整體布局規劃》,要求數字中國建設全面賦能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。在服務(wù)數字閱讀方面,人工智能的逐步應用,必然符合精準化、普惠化、便捷化的高質(zhì)量閱讀發(fā)展趨勢。技術(shù)發(fā)展是對人的不斷解放,人工智能輔助閱讀必然是對人踏入數字閱讀領(lǐng)域后的再次解放。比如,信息素養已經(jīng)日益成為當下個(gè)人生活、學(xué)習、工作必備的基本素養,但個(gè)體信息素養的不均衡也可能導向新型的“數字?zhù)櫆稀?,而人工智能以高度擬人化、日?;?、自然化的交互方式和更為自主、自動(dòng)的輔助能力,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消弭信息素養不均衡帶來(lái)的個(gè)體差異,如同當年WINDOWS替代DOS操作界面那樣,大幅降低普通人在操作層面的信息獲取技能培養成本,突破閱讀資源使用與整合的能力差異及局限,降低個(gè)體間新型“數字?zhù)櫆稀卑l(fā)生概率,從而為更多普通人帶來(lái)更大的閱讀自由和全新的閱讀樂(lè )趣。

當然,人工智能的成長(cháng)需要龐大的訓練數據,高度依賴(lài)大模型底層邏輯架構,其中可預見(jiàn)和不可預見(jiàn)的風(fēng)險始終存在。在輔助閱讀過(guò)程中,無(wú)論是原始訓練數據還是交互增長(cháng)數據,一旦出現哪怕極少量的虛假知識信息,大規模的自動(dòng)衍生和互動(dòng)傳播也會(huì )導致大范圍“以訛傳訛”“以假亂真”,更遑論那些在投機甚至犯罪動(dòng)機下刻意尋找漏洞帶來(lái)的破壞。另外,人工智能內部運行的高度復雜性,以及其未來(lái)發(fā)展的各種開(kāi)創(chuàng )性技術(shù)應用,對絕大多數普通人而言都是毋庸置疑的“黑盒子”。與普通人的日常交互越智能、越普及,同時(shí)也就意味著(zhù)普通人對其內部技術(shù)層面的理解越疏離、越陌生。這其中,唯有堅持科技向善,堅守科技倫理,做好風(fēng)險管控,才能在實(shí)踐中穩健推動(dòng)人工智能逐步實(shí)現有益于人的“超級閱讀”服務(wù)。

“超級閱讀”會(huì )激發(fā)全新的閱讀需求嗎?

個(gè)人閱讀世界的建構,是個(gè)人的信息接收世界的重要組成部分,直接影響個(gè)人的精神世界、人際交互、社會(huì )生活、審美能力和智力創(chuàng )造水平。未來(lái),大量工作轉移給智腦的“超級閱讀”,作為知識信息資源更為普惠和高效的調用與激活方式,可以使大多數普通人迅速形成對知識的更為充分的占有、享用甚至創(chuàng )造,進(jìn)而提高社會(huì )整體智力和創(chuàng )造力,帶動(dòng)人類(lèi)智能發(fā)生躍遷。而伴隨技術(shù)發(fā)展和社會(huì )進(jìn)步,人的需求也在不斷變化,“超級閱讀”在滿(mǎn)足人類(lèi)閱讀行為的既有需求之后,大概率會(huì )激發(fā)全新的閱讀需求。新的需求會(huì )是什么,我們現在還不好回答,暫時(shí)只能蠡測一二。

有研究認為,人的信息需求可分為內隱階段、意識階段、形成階段和妥協(xié)階段,個(gè)人在這四個(gè)階段,信息需求從內在生發(fā)到明確意識、清晰表達、最終實(shí)現,依次存在著(zhù)落差。這種落差,在傳統閱讀方式下,被作為客觀(guān)存在的局限,但人工智能輔助下的“超級閱讀”卻有可能予以改變。這種改變體現在:人工智能通過(guò)交互和大模型、大算力,有可能彌補需求意識與需求表達、需求表達與需求實(shí)現之間的人的生理性遺漏或操作局限。進(jìn)一步暢想的話(huà),針對需求發(fā)生階段,人工智能甚至也可以通過(guò)大模型設計,反過(guò)來(lái)推演每一個(gè)人在既有閱讀結構和理想閱讀結構下,可能形成的不同認知和理解能力、價(jià)值意義建構趨向、社交和工作能力狀態(tài)等,并在此模擬基礎上,為每個(gè)人的現實(shí)生活提供更深切的閱讀規劃參考?;蛟S,到那時(shí),閱讀從普泛的“開(kāi)卷有益”,會(huì )走向追求日益科學(xué)精準、量身打造的“收益最大化”。筆者有理由相信,隨著(zhù)人工智能持續展現出其強大能力,此類(lèi)閱讀新需求、場(chǎng)景新應用也會(huì )不斷被激發(fā)。

當然,人的閱讀從來(lái)不是那么單向、現實(shí)的功利化行為,人類(lèi)通過(guò)閱讀不僅僅是為了獲取知識、追求理性認知,其所尋求的精神滿(mǎn)足更是高度復雜的感性生命體驗,決不會(huì )被人工智能所操控,更不會(huì )被人工智能所鈍化、異化。人工智能服務(wù)閱讀的未來(lái)應用,與當下的數字閱讀一樣,其根本價(jià)值在于技術(shù)賦能,而不是喧賓奪主。無(wú)論技術(shù)走多遠,無(wú)論書(shū)香是浸透于紙墨之間,還是浸染于數字比特、智能應用之中,于人本身而言,當無(wú)本質(zhì)差別。

(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(xué)圖書(shū)館副研究館員)

《中國教育報》2023年06月14日第9版 

0 0 0 0
分享到:

相關(guān)閱讀

最新發(fā)布
熱門(mén)標簽
點(diǎn)擊排行
熱點(diǎn)推薦

工信部備案號:京ICP備05071141號

互聯(lián)網(wǎng)新聞信息服務(wù)許可證 10120170024

中國教育新聞網(wǎng)版權所有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

Copyright@2000-2022 www.mbbag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公網(wǎng)安備 11010802025840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