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(yè)>檢索頁(yè)>當前

數字人才“引留用”的丹麥經(jīng)驗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-04-14 作者:曲梅 來(lái)源:中國教育新聞網(wǎng)—《神州學(xué)人》

[摘要]強化人才支撐,培養和引留同樣重要。本文引用國外典型案例,介紹了丹麥在數字人才培養和引用方面的經(jīng)驗做法。丹麥在數字競爭力和人才競爭力上全球領(lǐng)先,為了彌補數字人才缺口,十分重視從全球吸引數字專(zhuān)門(mén)人才和數字整合人才。在我國當前正著(zhù)力開(kāi)辟發(fā)展新領(lǐng)域新賽道、塑造發(fā)展新動(dòng)能新優(yōu)勢的背景下,丹麥的經(jīng)驗值得借鑒?!稊底种袊ㄔO整體布局規劃》的發(fā)布意味著(zhù)我國數字經(jīng)濟將進(jìn)入快速發(fā)展期,對數字人才將有更大需求。參考丹麥經(jīng)驗,建議我國盡快將“吸引全球數字人才”提升到戰略地位,打造世界一流的數字人才高地,形成數字人才國際競爭的比較優(yōu)勢,以數字中國建設推進(jìn)中國式現代化,為國家競爭新優(yōu)勢提供有力支撐。

[關(guān)鍵詞]丹麥;數字人才;吸引人才;留住人才

近年來(lái),5G通信、云計算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等數字技術(shù)的飛速發(fā)展與應用,對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生活的各個(gè)領(lǐng)域產(chǎn)生了深遠影響。2023年2月27日,中共中央、國務(wù)院印發(fā)的《數字中國建設整體布局規劃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《規劃》)指出,建設數字中國是數字時(shí)代推進(jìn)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引擎,是構筑國家競爭新優(yōu)勢的有力支撐。加快數字中國建設,對全面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現代化國家、全面推進(jìn)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具有重要意義和深遠影響[1]。建設數字中國,需要強化人才支撐。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發(fā)布的《數字經(jīng)濟就業(yè)影響研究報告》顯示,2020年中國數字人才缺口接近1100萬(wàn),伴隨全行業(yè)的數字化推進(jìn),人才需求缺口依然在持續放大[2]。對此,《規劃》強調,要增強領(lǐng)導干部和公務(wù)員數字思維、數字認知、數字技能。統籌布局一批數字領(lǐng)域學(xué)科專(zhuān)業(yè)點(diǎn),培養創(chuàng )新型、應用型、復合型人才。構建覆蓋全民、城鄉融合的數字素養與技能發(fā)展培育體系[3]。但是,《規劃》并沒(méi)有明確指示如何吸引和留住數字人才。

縱觀(guān)全球,美國、歐盟、英國、日本等發(fā)達經(jīng)濟體已發(fā)布數字經(jīng)濟發(fā)展戰略,各國對于數字人才的爭奪也愈發(fā)激烈。在數字化建設走在前列的國家中,“小”國丹麥常常被人忽視,但其確在數字競爭力與人才競爭力方面長(cháng)期處于領(lǐng)先地位,因此其在數字人才引留上的做法值得關(guān)注。

一、丹麥的數字競爭力與人才競爭力全球領(lǐng)先

北歐“小”國丹麥,面積約4.3萬(wàn)平方公里,人口不到590萬(wàn)人,但在瑞士洛桑國際管理發(fā)展學(xué)院(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Management Development,簡(jiǎn)稱(chēng)IMD)發(fā)布的《2022年世界競爭力年報》(World Competitiveness Ranking 2022)中,丹麥位于榜首[4]。在IMD 《2022年世界數字競爭力排名》(World Digital Competitiveness Ranking 2022)中,丹麥從上一年的第四位躍居首位,美國排名第二,中國位列第17。從該排名各項指標來(lái)看,丹麥的優(yōu)勢在于其“對數字化轉型的準備程度”,尤其是在商業(yè)敏捷性、信息技術(shù)整合能力等方面表現亮眼[5]。同樣值得一提的是,在歐洲工商管理學(xué)院(INSEAD)發(fā)布的《全球人才競爭力指數》(Global Talent Competitiveness Index)排行榜中,丹麥緊跟瑞士、新加坡之后,位列第三名[6]。

丹麥的數字化改革始于1968年丹麥政府推動(dòng)的民事登記系統(Central Person Register,簡(jiǎn)稱(chēng)CPR)制度,即全體丹麥人、在丹麥長(cháng)期居住的人都需要登記在冊的中央數據庫。1999年,丹麥政府發(fā)布了《數字丹麥:向網(wǎng)絡(luò )社會(huì )轉型的報告》(Digital Denmark: Conversion to the Network Society Report 1999),設立了數字化轉型的政策目標。至今,政府仍在繼續更新(每4年一次)其數字戰略[7]。目前正在實(shí)施的是2018年發(fā)布的《數字增長(cháng)戰略2025》(Digital Growth Strategy 2025),并為此撥款1.34億歐元[8]。丹麥政府、丹麥工業(yè)聯(lián)合會(huì )、丹麥商會(huì )合作設立了丹麥數字中心(Digital Hub Denmark),負責推動(dòng)各項工作。

二、丹麥對于“數字人才”的定義和類(lèi)型

目前,國內外對于“數字人才”(Digital Talent,也稱(chēng)“數字化人才”)并沒(méi)有一致的定義。丹麥政府認為,數字人才需要具備的數字技能,既包含IT工具、編程語(yǔ)言等方面廣泛的技能,也包含非技術(shù)技能,如數字商業(yè)頭腦和推動(dòng)數字創(chuàng )新的能力。數字人才可分為三種類(lèi)型:數字通才(Digital Generalist)、數字整合人才(Digital Integrator)和數字專(zhuān)門(mén)人才(Digital Specialist)(見(jiàn)表1)。這三類(lèi)人才都是丹麥培養的目標,而在人才引留方面則主要關(guān)注后兩類(lèi)人才,因此本文中的“數字人才”也主要指后兩類(lèi)。

表1:丹麥“數字人才”分類(lèi)(資料來(lái)源:Industriens Fond. Det Digitale Kompetencebarometer 2020[R/OL].(2020-03)[2023-03-16].https://download.digitaldogme.dk/hubfs/Det%20digitale%20Kompetencebarometer%202020.pdf,p.7.)

三、丹麥數字人才吸引策略

丹麥非常重視數字人才的培養,但是人才儲備難以追上數字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速度。據統計,丹麥每四家企業(yè)中就有一家急需數字人才[9]。為了彌補人才缺口,丹麥從其他國家吸引了大量人才。據統計,丹麥11%的數字人才來(lái)自國外,自2011年以來(lái),數字人才的凈流入大幅增加。在丹麥的數字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中,外國人才所占比例越來(lái)越大,在2016年-2019年間,丹麥的數字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數量增加了14%,而同期外國數字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的數量則增加了48%[10]。丹麥在吸引和留住數字人才方面主要采取了以下措施。

(一)了解數字人才工作偏好,凸顯工作環(huán)境優(yōu)勢

波士頓咨詢(xún)公司和全球首要的網(wǎng)絡(luò )招聘聯(lián)盟The NetWork于2018年和2020年的調查結果均顯示,“良好的工作和生活平衡”是數字人才求職時(shí)最在乎的因素。而丹麥一直以良好的工作和生活平衡著(zhù)稱(chēng):丹麥人一周工作37-37.5小時(shí),且據經(jīng)濟合作與發(fā)展組織(OECD)統計,只有2%的丹麥人加班,而OECD的平均值為11%。但同時(shí),丹麥人的工作效率在歐洲排名第二(第一為愛(ài)爾蘭人),高于美國、加拿大、日本和澳大利亞人[11]。此外,扁平型的組織環(huán)境、安全的社會(huì )環(huán)境也是丹麥在吸引國際人才時(shí)著(zhù)重宣傳的優(yōu)勢。

(二)了解全球數字人才布局,確定潛在人才庫

丹麥的數字人才主要來(lái)自印度、德國、羅馬尼亞、英國、波蘭、伊朗、瑞典、中國、美國、挪威等國家,其中,印度人占外國數字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的16%。近年來(lái),來(lái)自羅馬尼亞、立陶宛和保加利亞等東歐國家的數字專(zhuān)家數量也大幅增加。丹麥數字中心還依據科技領(lǐng)域創(chuàng )新互動(dòng)和知識生產(chǎn)情況、科技領(lǐng)域就業(yè)率、人才流動(dòng)推拉因素等指標,在全球選定了幾個(gè)“數字人才庫”,分別是美國(尤其是硅谷以及有大量高校聚集的波士頓和紐約)、中國(尤其是北京和上海)、印度(尤其是班加羅爾和德里)、英國(倫敦和牛津)、法國(巴黎及臨近地區)、瑞典(斯德哥爾摩及周邊地區)、德國(柏林)等。這些地區的人才也是丹麥未來(lái)主要爭取的對象。丹麥數字中心強調,一個(gè)地區是否能真正成為數字人才庫,不僅在于該地區數字人才的數量和質(zhì)量,還在于該地區數字人才進(jìn)行國際遷移所涉及的推拉因素。例如,硅谷雖然有大量數字人才,但當地公司能夠提供良好的工作條件和薪資,因此丹麥想從硅谷吸引人才存在一定難度。在從潛在地區吸引人才時(shí),需要注意如何利用當地的推拉因素[12]。大哥本哈根地區的官方投資促進(jìn)機構“哥本哈根能力”(Copenhagen Capacity)開(kāi)設的一場(chǎng)關(guān)于如何從中國吸引科技人才的講座恰好對這一點(diǎn)作了解釋。通常,丹麥在吸引人才時(shí)會(huì )著(zhù)重強調良好的工作生活平衡、扁平化的組織結構等,但這一點(diǎn)不一定是中國人最看重的。丹麥相關(guān)招聘專(zhuān)家認為“中國人重視陽(yáng)剛之氣,因為社會(huì )主要由競爭和成就驅動(dòng)。因此,必須向中國人強調在丹麥的發(fā)展機會(huì ),并說(shuō)明他們如何能夠作為領(lǐng)導者獲得成功”[13]。

(三)整合數字研究力量,優(yōu)化數字研發(fā)環(huán)境

2020年,在丹麥創(chuàng )新基金(Danish Innovation Fund)支持下,數字技術(shù)研究中心(Digital Research Center Denmark)正式成立。該中心是丹麥數字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,集合了丹麥所有高校(共8所)的數字研究力量,丹麥官方認可的7家科研轉化機構之一——亞歷山大中心(Alexandra Institute)也在其中,負責數字技術(shù)研究成果的轉化。目前,該中心還有56個(gè)項目合作方。項目合作方主要為來(lái)自農業(yè)、制造業(yè)、醫藥、建筑、水技術(shù)等領(lǐng)域的丹麥公司,但也包括政府(丹麥環(huán)境部)和國際組織(聯(lián)合國兒童基金會(huì ))。各高校和項目合作方在亞歷山大中心的協(xié)助下,一起就前沿的數字技術(shù)開(kāi)展研究[14]。2022年,丹麥政府和議會(huì )各黨派又為丹麥創(chuàng )新基金撥款4.69億丹麥克朗,用于數字化和新技術(shù)的戰略研究和創(chuàng )新。這些資金將用于加強諸如機器人和無(wú)人機技術(shù)、自動(dòng)化生產(chǎn)技術(shù)、大數據和人工智能、量子技術(shù)、網(wǎng)絡(luò )和信息安全、空間信息技術(shù)等領(lǐng)域的研究和創(chuàng )新[15],這為數字技術(shù)研究中心提供了相對穩定的資金來(lái)源。

(四)協(xié)助企業(yè)尋求數字人才,支持國際學(xué)生在丹就業(yè)

丹麥政府十分重視為數字人才和企業(yè)牽線(xiàn)搭橋。以哥本哈根能力為例,該機構將促進(jìn)丹麥在數字經(jīng)濟方面的全球領(lǐng)導力作為2021年-2023年工作重心之一,在為企業(yè)尋找人才方面擔當著(zhù)多面手的角色,包括舉辦國際招聘活動(dòng),尋找具備3-5年工作經(jīng)驗的國際人才;建立招聘求職門(mén)戶(hù)網(wǎng)站,為企業(yè)網(wǎng)羅全球人才;建立國際人才庫,為企業(yè)和國際人才提供一對一匹配服務(wù);舉辦國際人才會(huì )議,幫助企業(yè)在丹麥各大學(xué)國際學(xué)生中尋找合適的應聘者;為企業(yè)全球業(yè)務(wù)拓展搜尋熟悉當地文化和語(yǔ)言的人才,與大學(xué)合作為受聘人員提供海外拓展所需的MBA階段課程;在國際人才中推廣和提升企業(yè)形象;開(kāi)發(fā)手機應用,供企業(yè)人力資源部門(mén)向國際人才分享赴丹工作的各類(lèi)信息;設計各類(lèi)宣傳資料供企業(yè)使用,幫助國際員工了解丹麥的工作、管理文化;針對當地小型企業(yè)喜歡以“推薦”的方式尋找人才的特點(diǎn),引進(jìn)了“介紹人機制”[16]。在國際人才群體中,在丹麥就讀的國際學(xué)生是丹麥各方重點(diǎn)吸引的對象,同時(shí),很多國際學(xué)生也有在丹麥公司工作的打算,在對接求職與招聘需求中,一些由大學(xué)國際學(xué)生發(fā)起的項目發(fā)揮了重要作用,也因此獲得了相關(guān)機構(如丹麥商業(yè)促進(jìn)委員會(huì ))的資助[17]。

表2:數字人才工作偏好變化(資料來(lái)源:BCG & The Network. Decoding the Digital Talent Challenge[R/OL].(2021-11)[2023-3-16].https://web-assets.bcg.com/d2/18/0a32c603453db57ec3c890387b0c/bcg-decoding-the-digital-talent-challenge-nov-2021-rev.pdf,p.7.)

(五)各方協(xié)力,為國際人才融入丹麥提供全方位服務(wù)

據丹麥數字中心調查,丹麥在留住外國數字人才方面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外國人才的社會(huì )融入問(wèn)題[18]。丹麥為了使外國人才融入丹麥社會(huì ),已經(jīng)做了很多努力。首先,丹麥政府為吸引國際人才開(kāi)放了不少政策綠燈,如在簽證申請方面,設置快速通道和創(chuàng )業(yè)簽證類(lèi)型;在稅收方面,削減針對高級技術(shù)研究人員的征稅;在教育方面,允許各自治區根據居民需要建立國際學(xué)校,并為國際學(xué)生提供更多實(shí)習機會(huì ),以及提供畢業(yè)后半年的就業(yè)緩沖期(即延長(cháng)畢業(yè)后在丹停留期限);在政府服務(wù)方面,鼓勵設置更多英語(yǔ)服務(wù)[19]。其次,各類(lèi)機構開(kāi)展協(xié)作,為國際人才提供全方位的生活服務(wù)。以哥本哈根能力為例,該機構圍繞生活信息、住房、文化娛樂(lè )三個(gè)板塊,與相關(guān)機構合作,為國際人才提供針對性服務(wù)。

表3:丹麥為國際人才提供的日常生活服務(wù)項目和合作方(資料來(lái)源:Copenhagen Capacity. Make Copenhagen Your Personal Business: Strategy for Attracting and Retaining More Talented Internationals in the Copenhagen Region 2014-2017[R/OL].2018-02-24].https://ballerup.dk/sites/default/files/agman/Publication231/Enclosures/3.pdf,p.17-21.)

、結語(yǔ)與啟示

據悉,在我國民營(yíng)企業(yè)華為公司任職的科學(xué)家中20%-30%為外籍人士,在華為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有幾次里程碑式的突破就是由外國科學(xué)家主導的。這充分說(shuō)明,吸引人才與培養人才同樣重要。丹麥不僅重視數字人才的培養,在數字人才吸引方面,也持續推出了詳細的任務(wù)和時(shí)間表,并給予財政支持。與丹麥相比,我國也十分重視數字人才培養,2023年2月,教育部與中國聯(lián)合國教科文組織全國委員會(huì )聯(lián)合舉辦首屆世界數字教育大會(huì ),匯聚全球智慧探討數字人才培養問(wèn)題。我國在吸引數字人才方面將更有可為,吸引的對象不僅包括外國人,也包括大量的海外留學(xué)人員。希望我國能盡快將“吸引全球數字人才”提升到戰略地位,打造世界一流的數字人才高地。

丹麥選定的幾個(gè)數字人才庫對我國同樣具有參考價(jià)值。一方面可供我國高校和各類(lèi)企業(yè)在做招聘招收工作時(shí)參考;另一方面也可作為國內高校開(kāi)展中外合作辦學(xué)或境外辦學(xué)的重點(diǎn)地區。當然,除了前文提到的一些地區,更要加強與丹麥在數字人才交流和培養上的合作。丹麥和中國在科技人才交流與培養方面有著(zhù)良好的合作基礎,雙方共同設立了中國-丹麥科研教育中心,丹麥創(chuàng )新中心在上海設立了辦事處,復旦大學(xué)、中國海洋大學(xué)、西交利物浦大學(xué)作為北歐中心(Nordic Center)在中國的成員單位,也發(fā)揮著(zhù)促進(jìn)中丹學(xué)者交流的作用。建議更多的中國高校、企業(yè)充分利用這些平臺,與丹麥在科研合作、人才培養方面實(shí)現互利共贏(yíng)。

在吸引數字人才方面,丹麥可謂“舉全國之力”:所有大學(xué)都被調動(dòng)起來(lái);政府、企業(yè)、高校、社會(huì )組織密切配合,各盡其責;一些橋梁性的機構,如丹麥數字中心、亞歷山大中心、哥本哈根能力等,在協(xié)作中發(fā)揮了較大的推動(dòng)作用?!稊底种袊ㄔO整體布局規劃》標志著(zhù)我國在數字化道路上邁出了重要一步,在落實(shí)規劃方面還有賴(lài)于各方努力。參考丹麥做法,我國高校間、高校與企業(yè)間可以加強合作,創(chuàng )造對數字人才具有吸引力的研發(fā)環(huán)境;政府可以通過(guò)政策和資金,加大吸引海外數字人才的支持力度,或引領(lǐng)社會(huì )各方共同創(chuàng )造有利于海外數字人才工作和生活的環(huán)境;為了提升協(xié)作效率,也可考慮設立如丹麥數字中心這樣的機構,專(zhuān)注于推動(dòng)數字規劃落地。當然,中丹兩國差異較大,丹麥經(jīng)驗雖值得借鑒,數字中國的建設終歸需要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轉型之路。(作者 曲梅系全球化智庫[CCG]副研究員,曾留學(xué)丹麥)

參考文獻:

[1][3]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.中共中央 國務(wù)院印發(fā)《數字中國建設整體布局規劃》[EB/OL]. (2023-02-27)[2023-03-15].http://www.moj.gov.cn/pub/sfbgw/gwxw/ttxw/202302/t20230227_472725.html.

[2]李華坤.《數字經(jīng)濟就業(yè)影響研究報告》發(fā)布 數字平臺靈活就業(yè)潛力巨大[EB/OL]. (2021-09-30)[2023-03-13].https://reader.gmw.cn/2021-09/30/content_35204035.htm.

[4]IMD.IMD World Competitiveness Booklet 2022[R].[2023-03-15].https://imd.cld.bz/IMD-World-Competitiveness-Booklet-2022, p.29.

[5]IMD.World Digital Competitiveness Ranking[EB/OL].[2023-03-15].https://www.imd.org/centers/world-competitiveness-center/rankings/world-digital-competitiveness/.

[6]LANVIN B & Monteiro F. The Global Talent Competitiveness Index 2022[R/OL].https://www.insead.edu/sites/default/files/assets/dept/fr/gtci/GTCI-2022-report.pdf,p.17.

[7]Anonymity. How Denmark became a global leader in digital government(2023-02-21)[2023-03-16].https://queue-it.com/blog/government-digital-transformation-denmark/.

[8]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Denmark. The Danish Government Presents ‘Digital Growth Strategy’[EB/OL]. (2018-02-19)[2023-3-15].https://investindk.com/insights/the-danish-government-presents-digital-growth-strategy.

[9]Digital Hub Denmark.New Survey:International Tech Talents are on the rise in Denmark[EB/OL].(2020-09-29)[2023-03-16].https://digitalhubdenmark.dk/press/new-survey-international-tech-talents-are-on-the-rise-in-denmark/.

[10][12][18]Digital Hub Denmark. Digitale talenter og muligheder for at tiltr?kke mere talent til Danmark[R/OL].(2020-09)[2023-03-16].https://hbseconomics.com/wp-content/uploads/2020/09/Tiltr%C3%A6kning-af-talenter.pdf,p.7,22-23,26.

[11]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Denmark.Work-life Balance[EB/OL].[2023-03-16].https://denmark.dk/society-and-business/work-life-balance.

[13]Copenhagen Capacity. How to attract tech talent from China?[EB/OL]. [2023-03-17].https://www.copcap.com/newstmp/how-to-attract-tech-talent-from-china.

[14]DIREC. Project partners[EB/OL].[2023-03-17]. https://direc.dk/partners/.

[15]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Denmark. New Danish Research Centre in Digital Technologies Will Boost Education of IT Specialist[EB/OL].(2020-11-27)[2023-03-16]. https://investindk.com/insights/new-danish-research-centre-in-digital-technologies-will-boost-education-of-it-specialists.

[16]Copenhagen Capacity. Our support and services[EB/OL].[2018-02-24].http://www.copcap.com/how-we-help.

[17]Anonymous.DKK 53 Million to Bring Talent to Denamrk[EB/OL].(2019-11-28)[2023-03-17].https://www.danskindustri.dk/di-business/arkiv/news/2019/11/dkk-53-million-to-bring-talent-to-denmark/.

[19]Copenhagen Capacity.Danish government to improve conditions for international employees[R/OL].[2018-02-08].http://www.copcap.com/newslist/2014/danish-government-to-improve-conditions-for-international-employees.

來(lái)源:《神州學(xué)人》(2023年第4期)

0 0 0 0
分享到:

相關(guān)閱讀

最新發(fā)布
熱門(mén)標簽
點(diǎn)擊排行
熱點(diǎn)推薦

工信部備案號:京ICP備05071141號

互聯(lián)網(wǎng)新聞信息服務(wù)許可證 10120170024

中國教育新聞網(wǎng)版權所有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

Copyright@2000-2022 www.mbbag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公網(wǎng)安備 11010802025840號